全国服务热线:136-5662-9998

从搞装修到种桑葚

发布时间:2018-03-05 2958 次浏览

从搞装修到种桑葚,创业种桑葚

张帆和他的桑葚园

  踌躇满志,大学一毕业,他独自闯荡创建公司;事业遭遇“滑铁卢”,他毫不气馁从头再来……他叫张帆,今年33岁,是资中县球溪镇远近闻名的“返乡创客”。

  创业初体验 虽失败但讲诚信

  2008年,一心想要创业的张帆,从云南师范大学毕业后,只身奔赴成都。“我朋友在那里做装修生意,称这行业的前景一片大好。”想着自己学的是环境艺术专业,精通设计、材料,张帆认为,“可能再没比装修更适合自己的项目了。”

  就这样,带着家人资助的5万元钱,带着满腔理想与抱负,张帆在龙泉附近租下一间60平米的店面,挂牌成立了装修公司。白手起家,张帆不敢在人力上多下成本,于是,他既当老板,又当业务员,每天早出晚归地奔波于陌生的大街小巷,招揽生意扩展客源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不久后,张帆便接到第一单生意。“一内江老乡找我翻修他多年未住的家。”虽然价格不高、利润不多,但张帆却整整激动了一夜,睡不着觉。他深知,这是来之不易的“第一桶金”,更是他漫漫创业路上的良好开端。

  一鼓作气,此单做成后,张帆接连不断地接到装修单,“最多的时候,一个月能接到五六单,能赚1万多元。”随着生意渐渐走上正轨, 2009年,张帆“招兵买马”,找来一名有多年销售经验的发小做销售经理,随后又招聘了数名业务员、设计师。

  带着团队,张帆进军成都城区,在二环路内租下一间100平米的店面,将业务范围进一步扩展。至此,张帆的订单、营业额在“一夜之间”足足翻了一倍。

  有一次,某新小区一开盘,张帆一口气与20多个业主签订了装修合同。然而,随着20户新家工期接近尾声,张帆正欣喜地等待尾款进账时,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措手不及。“我全权委托我的发小(销售经理)去追收尾款,却不料他见利忘义,携款而逃。”张帆说,回头算账,他不仅没有赚到钱,反而倒欠施工方12万元。

  “各位放心,我一定会尽快将钱还清的。”事发之后,张帆写下欠条,一一交到了每位工人手里。虽已无力将公司支撑下去,但他为了承诺,誓要还完债后,再将公司关闭。

  之后,张帆精简人员,只留下一名业务员和设计师,自己也像当初一样,开始奔波街头,招揽生意。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以前有过合作的同行都很看重张帆的诚信,纷纷介绍生意给他。为了存钱还债,张帆赚到的钱,除了发工资、维持生活,几乎没留一分。

  有一笔就还一笔,最终,在2010年,张帆还清了所有欠款。关闭公司时,张帆还将身上仅有的5000元钱,给了一直留在身边的设计师,作为他回长春老家的路费及安顿费。

返乡创业 东山再起不忘本

  创业失败后,张帆回到家乡,帮着父亲管理公司,一晃便是6年。2016年,在一次饭局上,张帆与一位在球溪镇高坳村任职的中学同窗相遇,当听说这名同学想要在家乡发展桑葚产业,张帆心里直痒痒。

  “我懂技术,你懂经营,不如我们一起创业如何?”同学一番豪言壮语,坚定了张帆再次创业的决心。

  为承包到合适的土地,此后三个月里,两人先后到球溪镇界牌村、插花坪村及附近的走马镇三官堂村考察合适的土地,然而,这些地要么是因为灌溉不便不适合种植,要么是村民不愿承包……

  正当创业路遭遇阻碍时,张帆一亲戚打来电话,告诉他龙结镇大路沟村有合适的土地,而她可以与村民沟通协调。放下电话,张帆欣喜若狂,拉上同学便赶到了村里。

  “今后无论是亏是赚,分红我一分不少。你们也可以来这里干活,每月的工资不比外面差。”在张帆的承诺下,村民纷纷与他签订了土地流转协议,半月后,便承包到50亩土地。

  土地有了,张帆丝毫不敢松懈,他马不停蹄地从江苏宿迁购置了15000余株桑葚树苗。随后,他又聘请12名村民开垦土地、栽种树苗、灌溉施肥,并以每天50—80元的工钱按期支付。

  “由于缺乏劳动力,我们村大多土地都是荒土。”大路沟村3组村民邓亚良说,年纪稍大的村民根本无心耕种,任由土地荒废下去。“现在好了,承包给了小张,不仅有分红,还能就近就业,每年增收1万多元。”在邓亚良看来,这无疑是“变废为宝”。

  见成片桑树苗种进土里,又有不少村民找到张帆,将土地承包给他。“这一下,又承包到了30亩地。”之后,张帆又安排了5名村民就业。

  张帆说:“我从小在农村长大,返乡创业,带动农民致富,是不忘本、报答农民养育之恩的最好途径。”

  如今,张帆又说服了之前不愿承包土地的走马镇三官堂村村民,谈妥了近40亩地的土地流转,“我用来种植板蓝根等中药材,来进一步扩展农场产业。”

  对于未来,张帆更是做好前景规划,“为迎接明年第一次结果期,我在村里搭建了一座蚕棚,并计划购进产茶加工流水线。”张帆说,今后他不仅要销售桑果,还要物尽其用,发展养蚕,生产桑叶茶,将桑葚树能开发的价值全部开发出来! (全媒体记者 邓婉蕾 文/图)